校園文學
文學頻道
校園新鮮事

近一點,再近一點

時間:2019-07-15 19:54:06 來源:山東大學小樹林支教調研團 作者:趙振華

點擊:2961 評論:0 字號:+   -

小樹林支教調研團河北希冀玉林隊

沒有期待,就沒有人生。我們期待著離夢中的遠方近一點,再近一點。

隊伍到達石家莊北站已是凌晨四點,睡眼惺忪的隊員們拖著行李箱來到火車站外邊的廣場上稍作休息,每個人都希望早一點看到清晨的太陽,因為大家清楚凌晨的石家莊北站沒有公交車運行。

QQ圖片1.jpg

“小伙子你們去哪?”自從出了火車站,一個樣貌三十出頭,大腹便便的男人便跟著我們,一直詢問著隊伍里的四個男生。本著安全的原則,我們起初并沒有理會那個男人。 從石家莊到寧晉還有六十多公里的路程,我們周圍共有兩個汽車站,一個是石家莊客運總站,一個是南焦客運站。石家莊客運總站到寧晉每天只有兩班車,而從南焦出發前往寧晉的汽車每天卻有五到六班,為了防止堵車而耽誤時間,我們決定從南焦客運站坐車前往寧晉。

手機打開地圖,搜索南郊客運站,頁面稍作加載顯示步行需要三個小時!三個小時,拖著沉重的行李箱,考慮到步行到南焦客運站的方案并不可行,隊伍又重新陷入了思考。

“小伙子,做我們的車吧,每人只要十塊錢,這兒到南焦沒車。”那個男人站在我們隊伍的一側,不斷給我們傳遞這個信息。“你們可以百度一下從石家莊到寧晉的汽車”怕我們步不行,另一個男人補充道,看著他們應該是一起在火車站攬客。

“能便宜一點嗎?”副隊問道,希望能還一番價。冷風掠過每個人的臉頰,我眼前的這一群象牙塔里的人,他們開始拋棄身上的標簽,逐漸融入這個復雜的社會。

“嗨!跟你們說吧,我們這個車比你打車便宜多了,一人十塊,不能再便宜了。”男人見我們已經開始動搖,語氣便強硬了起來。實在沒有辦法,生活有時需要適當的妥協,就這樣,我們坐上了前往南焦汽車站的私人客車。想起距離寧晉又近了一些,心里不免有些激動。客車被人和行李塞的滿滿當當的,像一個已經不能再裝下任何東西的火腿面包,高速穿行在凌晨的石家莊。

“你們去寧晉做啥來了?”司機問,略帶方言的口音仔細聽不難理解。

“做公益。”我說。

“啥公益?”司機望了望窗外,問道。

“就是普通的公益,給村子里的孩子們教書。”為了不張揚,又盡量不讓讓氣氛變得尷尬,隊員們“嘿嘿”的笑了起來。

“是支教吧,你們應該去西柏坡,那里條件差得很。寧晉有好多生意人咧,有錢人也多。”司機說道,手指在方向盤上有節奏地敲打了起來。

QQ圖片2.jpg

私人客車在馬路上飛馳,司機顯然急著回去拉第二趟客。終于安全抵達了南焦客運站,我們的手心都捏著一把汗。從南焦到寧晉的路就好走多了,我們按計劃買了汽車票,又在寧晉縣內倒了公交,最終坐上了前往大陸村的最后一趟小客車。汽車在坑坑洼洼的小土路上扭扭捏捏地前行著,像是第一次去婆婆家的媳婦。車在土路上顛簸地厲害,但車里只有笑聲。

期待,而后堅持,凌晨的石家莊有這么一群人,他們走出象牙塔,拋棄了所謂的大學生的光環,努力地向前邁著每一步。

想起了泰戈爾的一句話:“有一個夜晚,我燒毀了所有的記憶,從此,我的夢就透明了;有一個早晨,我扔掉了所有的昨天,從此,我的步伐就輕盈了。”

打賞本站
若您喜歡本站,可通過打賞的方式支持我們「打賞請附言留名」,打賞金額將用于網站運營和維護,謝謝!
小樹林支教調研團河北希冀玉林隊

山東大學小樹林支教調研團韓百睿供稿

責任編輯:高永鋒

  • 珠穆朗瑪峰上那些尸體 如今成了一個個地標

    一個美國人如何打撈失落的五四記憶

    1979年,中國開始整理“五四”遺事,對這場六十年前的過往做重新評價。失語長達30年甚至更久的“五四”一代幸存者,開始被邀請出來,重述往事。舒衡......

中國大學生網評論【0人參與,0條評論】 登錄 | 注冊

高永鋒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  • 訪生物企業增學識,練就過硬本領

    大連理工大學生物工程學院 “走訪潛力企業,探尋振興之路”寒假社會實踐團隊的隊員在指導教師張萌老師的帶領下...

  • 窮與富的對立——評影片《寄生蟲

    在一個閑暇的周末,我懷著憧憬而又緊張的心情看完了的奉俊昊先生導演的電影《寄生蟲》。電影講述,在韓國首爾平...

  • 印象西油之美景

    升入大學,身邊不會再有家人的面孔,不會再有熟悉的鄉土,但我尋到了自己生活的新世界。在大學這座象牙塔,我感...

  • 歲末,我在南苑

    學生關于湖南工程學院應用技術學院的生活感悟與體驗,在9月份進入大學校園的種種事跡與日常,在學習生活中遇到...

校園文學
小投资挣钱项目